<span id='extlk'></span>
    <i id='extlk'><div id='extlk'><ins id='extlk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  <ins id='extlk'></ins>

            <dl id='extlk'></dl>
          1. <tr id='extlk'><strong id='extlk'></strong><small id='extlk'></small><button id='extlk'></button><li id='extlk'><noscript id='extlk'><big id='extlk'></big><dt id='extlk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extlk'><table id='extlk'><blockquote id='extlk'><tbody id='extlk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extlk'></u><kbd id='extlk'><kbd id='extlk'></kbd></kbd>

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extlk'><em id='extlk'></em><td id='extlk'><div id='extlk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extlk'><big id='extlk'><big id='extlk'></big><legend id='extlk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    <fieldset id='extlk'></fieldset>
            <i id='extlk'></i>

            <code id='extlk'><strong id='extlk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  有一種愛萬水千山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9

            自小傢境拮據,高考落榜。幾個不眠之夜後,她咬牙決定:放棄重讀。畢竟,傢中還有兩弟弟,小弟學習很好。

            工作瞭四年,再一次咬瞭牙,考入省師范。

            在大學,她成瞭班裡的大姐。

            認識他,是一個月後迎新生晚會上,他代表新生唱瞭一曲大約在冬季。幾天後,她方知,原來班裡女生心中的班草竟是他。

            他英俊帥氣,舉止儒雅。身邊自然美女如雲,偏她離他遠遠的。

            兩個月後,他要創辦院報。擬招編輯記者的海報,貼得學院處處皆是。

            海報貼出幾天後,他找到她。直截瞭當:做我的主編吧。語氣異常堅定,不容推托。

            他出任師院周報社長。她任瞭主編。

            院裡的辦報條件極差,雖不乏稿源,可審稿、編稿、排版、校對……沒有電腦,稿子用鐵筆刻在蠟紙上,用落後的滾筒油印機。

            60%的工作,她一人應對。她寫得一手漂亮的宋體,所有報紙上,都有她的手跡。

            32期報紙印刷出來的那天,是個周末。他看上去很是疲憊。她和他面對面坐著。

            下期印刷完,我準備辭去社長瞭。他輕松地說,

            我在院裡兼瞭八個職務,很累。上大學前,我曾立瞭考研的理想,現在,我的學業快荒廢瞭。

            她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,跟風似的辭去瞭主編職務,盡管新任社長一再誠心挽留。

            辭去主編的事,她沒有告訴他。

            大三的一天,他狠狠地哭瞭一次,遠在南京的女友和他分手瞭。

            她曾經陪他去郵局,給女友寄去暖水袋;他曾讓她幫忙,拒絕一個又一個女生的示愛;就連這次痛苦,她都陪著。

            他無力地倚在暖氣包上:現在,唯有暖氣還是熱的,其餘的,為什麼都是冷冰冰?

            瞬間,她的心,猶如掉入冰窖裡。原來,他從不曾感覺到過她對他的溫暖。

            大四時,外系的一個男生開始追她。他送她鮮花,幫她打開水,生病時,他寸步不離地守在她床邊。

            有一次,她到另一個城市找高中同學玩。幾天後返回時,遇上這男生,他一把握瞭她的手,很疼很疼。她明白,這才是真愛。

            偶爾與他相遇,眼見得他愈發清瘦,她心中還會有絲絲疼痛遊過。可是,不能回去——她終於明白,她對他的愛,是隔瞭萬水千山的。她辛苦地跋山涉水,他卻全然不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