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ode id='mc5ki'><strong id='mc5ki'></strong></code>
    <dl id='mc5ki'></dl>
    <acronym id='mc5ki'><em id='mc5ki'></em><td id='mc5ki'><div id='mc5ki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mc5ki'><big id='mc5ki'><big id='mc5ki'></big><legend id='mc5ki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<i id='mc5ki'></i>

    <fieldset id='mc5ki'></fieldset><ins id='mc5ki'></ins>

        <span id='mc5ki'></span>

      1. <tr id='mc5ki'><strong id='mc5ki'></strong><small id='mc5ki'></small><button id='mc5ki'></button><li id='mc5ki'><noscript id='mc5ki'><big id='mc5ki'></big><dt id='mc5ki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mc5ki'><table id='mc5ki'><blockquote id='mc5ki'><tbody id='mc5ki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mc5ki'></u><kbd id='mc5ki'><kbd id='mc5ki'></kbd></kbd>
          1. <i id='mc5ki'><div id='mc5ki'><ins id='mc5ki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  浮生若夢,愛始終無能為力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3

              她的生命裡唯一鐘愛的兩樣東西:行走,還有文字。
              她以為,所有的故事都會照著情節發展,
              她在自己的城池裡做著關於愛的夢。
              但那,隻是夢。
              文:夜。
              【壹】
              眼前的這一幕,她是試想過的。
              冬日,街頭,霓虹,無人,清冷,告別,是這樣的場面。
              隻是,情節不應該如此。
              她腦海裡的所有都隻是成瞭她的幻想,破碎的幻想。
              如那嬌艷的薔薇,還未綻放便已頹敗,那是怎樣的絕望呢。
              她低著頭,眉頭緊鎖,想要找出問題的所在,
              可是所有的程序都沒有錯啊,為什麼結果卻錯瞭呢?
              藍色的水晶指甲在手心裡留下瞭深深淺淺的印痕,仿佛血液就要噴湧而出。
              她是知道疼痛的。
              眼裡有鹽與水的混合物,卻在低頭時瞬間蒸幹。
              她是有這樣的能力的,將自己的喜怒埋藏在深海裡,不見天日。所有的潮濕與黑暗,或許隻有她懂得。
              她不想讓他看見她的脆弱,更不願她看見她的愛。那是她生命的嗎啡。
              【貳】
              長瞭一顆流浪的心,腳步要如何停留?在某個深夜,她寫下瞭這句話。
              她為自己的單身找瞭一個冠冕堂皇的理由。
              或許,行走才是她唯一的歸宿,漫無目的,自由自在。
              八個多小時的車程,她便從一座城市到瞭另一座城市,
              她想,路途或許就是時間與空間的跨越。而這兩者同時發生時,便是人生。
              但是生活卻不一樣,真正的生活,應當是在一個自己熟悉的地方,找一個深愛的人,然後結婚,生子,直至白頭偕老,地老天荒。
              所以,她有自己的人生,卻與生活無關。
              她一直在路上,顛沛流離。
              她的行走,是個隨機的方程式,沒有既定的方向,沒有既定的路線,隻是行走。
              唯一不變的是,她的藍色背包,還有牛皮紙的筆記本。
              那是她在緬甸的一個小店鋪裡買的,帶著古樸的歷史卷味。
              這或許是她僅有的,能帶來,也能帶走的東西。
              連綿不絕的山脈,鬱鬱蔥蔥的樹木,一條水紋清澈的河流,這是她透過車窗裡看見的這座城市。
              在汽車緩緩駛入市中央時,她的瞳孔開始失去瞭焦距。
              擁擠的房屋,繁雜的人群,不平的道路,
              這是個表裡不一的城市。心情由G調降到瞭A-調,她聽到內心那片死海枯死的聲音,寂靜無聲。
              這會是一段短暫,乏味的路途吧。
              【叁】
              有些劇情不需要序幕,當你坐在臺前,便已開始上演,
              那樣的毫無預兆,讓人無所適從。
              第一次去見他的時候,是在他邀約很多次之後。
              她是有著略微自閉的女子,那是一種宿疾,她一直都知道。
              與很多人檫肩而過,從不深交,害怕被人看穿。
              孤僻,沉寂,這是她認為的自我保護最好的姿態。
              但是,她去見他,沒有理由。
              "你有沒有看見一個神經病提著一袋東西,在電影院門口的階梯上,晃來晃去?"
              她問他在哪裡時,他的回答。
              她看著他,突然就笑瞭。
              顧夕,這是他的名字。
              無從解讀它的含義,但她很喜歡這個名字。
              我叫西涼,獨念西風涼。這是她給自己名字的定義。
              他笑瞭,在些許昏暗的夜燈下,如綻放在藍天裡幹凈的雲朵,潔白,溫暖。
              不像她曾經遇見的那些男子,見面便是那些粗俗的話語,隻是肉體的交易。
              在枯竭的泥土裡,依然會有花綻放。
              他將一杯溫熱的奶茶放進瞭她的手心,她的腦海裡閃現瞭那個奶茶的廣告。
              傑倫深情的對那個女子說,你是我的優樂美。捧在掌心裡的愛。
              她並不是很喜歡傑倫的歌,卻沉淪在他的歌詞裡。那些句子,仿若白蟻,總能侵入骨髓。
              她的心臟在那一刻,有一閃而過的餘悸。
              《玻璃之城》那晚的電影。片名很美。張婉婷的作品。
              電影的開始,港生與韻文在車禍裡相擁著死去,大鐘敲響瞭零點的時刻。
              1997,香港回歸。
              港生離開香港去巴黎的時候,給瞭韻文一隻石膏做的手。
              他說,我手上的愛情線,生命線和事業線都是你的名字拼成的。
              韻文應該無憾的。一生擁有一句這樣美麗的情話。是被一個男人這樣的深愛過。
              愛情是一場煙火。有些人能夠看到。有些人一輩子平淡。在鋼筋水泥的都市裡。在玻璃之城。沒有人有太多機會看到煙火。
              電影的結尾。
              空寂的走廊上,少年的港生拉著韻文的手去參加學校的舞會。韻文清脆的笑聲在黑暗中遙遠。
              時光的旅途上,隻留下愛情的足音。
              然後一切消失。
              諾大的電影廳,寥寥可數的幾個人。
              電影的謝幕,觀眾的離場,
              回蕩著空寂的聲響。
              用眼角的餘光偷偷掠過他的側臉,不留痕跡。
              遇見,隻是一種形式,與愛無關。她想。
              【肆】
              這是一個狹小而擁擠的城市,除瞭夜晚。
              拉開KFC的大門,她直接走到,那個靠窗而又遠離人群的位置。
              她喜歡透過玻璃,看外面黑夜裡的燈火,還有那偶爾路過的行人,那是一種寂寥。
              他知道她要喝的是什麼。
              coffee.
              她是經常失眠的,仿佛逆生的動物,思緒隻能在黑暗中行走。
              她是固執偏執的,其實並不喜歡咖啡那樣的苦味。
              "我要以毒攻毒",每次他勸她時,她總是這樣,仰著頭,臉上有孩童般的笑容,天真的回答。
              而他雖然無奈,卻依然會點和她一樣的。
              他在前臺安靜的排隊等著,她在位置上安靜的看著。
              火車站,人群。
              在售票廳慢慢蠕動的隊伍裡,一眼便認出瞭他。
              他在向她揮手。
              相約,去往鄰近的一座城市。
              天空被無形的畫手抹上瞭灰暗的色彩。
              快要下雨瞭吧,她輕聲嘀咕。
              沒有太多的話語,隻是各自帶著耳機。
              在各自的世界裡遨遊。
              她坐在靠窗的位置,安靜的。
              仿佛所有過往的行程,一個人。
              他將自己的耳塞遞給她,她接過。
              透明的旋律。
              心情突然豁朗,狹小的黑屋子裡出現瞭一條光帶,
              明亮,卻不刺眼。
              天空也開始綻放雲朵。
              同一片天空下,卻有不同的風景。
              終點站,各自前行。
              那個夜晚,在另一座陌生的城市裡。
              她收到他的一條信息。沉默許久,找不到合適的話語來回復。
              那是一種空白。
              【伍】
              咖啡,兩杯。
              隻是微笑著。
              或許沉默才是最好的語言。
              午後,陽光,等待。
              在阿波羅開著飛車消失在天際的時候,他才出現。
              他們說著很多話,卻又無話可說。
              一切無關痛癢。
              登上這座城市的最高峰,已近黃昏。
              有風吹過耳旁,發出寂靜的聲響。
              俯瞰整座城市,安靜,呼吸。
              一切都隻是現在,一切都不會長久。
              而現在,也是一無所有。
              他們隻是兩個孤單的靈魂,想要從彼此的身上汲取一點溫暖,在寂寞的時候。
              用寂寞的名義,鑄就兩座愛情的城。他在一座,她在另一座。
              各自為安,各取所需。
              【陸】
              22:30,他的手機鬧鈴響瞭。
              "對不起,我去打個電話",他沒有說是誰,但是她知道。定時的電話,當然是定時的人。
              地下室,溜冰場,酒味,混雜。
              那是一個凌亂的世界。
              那是一群年幼卻叛逆的少年。
              她條件反射的想要逃,因為害怕。
              他,清瘦的臉龐,在那一刻,似乎蘊藏著無限的能力,讓她感到安全。
              在大學的時候,她曾因為考試不順,跑去溜冰,結果摔到手骨折,那以後,她再沒上過溜冰場。
              牽手,擁抱。
              她從不知道,在跌倒之前,還有這麼多的姿態。
              她的心,被自己的手背叛瞭,在她將手放進他手裡的那一刻。
              這是一場遊戲,在收到那條信息的時候,她便知道。
              他需要的,隻是一個可以在孤單的時候陪在他身邊的人。
              是男,是女,是她,或者不是她,都無關痛癢。
              隻是,她還是,交付出心,托付瞭情。
              她是有罪的,滋生瞭貪婪的念頭。
              所以上帝懲罰她,一個人,承受這盛世裡的荒涼。
              【柒】
              回來,坐下,微笑。
              可以看出他的勉強。
              "吵架瞭"他說,"她說我打電話的時候心不在焉".
              她沒有說話,隻是低頭,繼續喝著咖啡。
              她其實害怕液體的東西,因為她害怕流淚。
              平安夜,喜氣,歡樂。他從另一座城市趕回來。
              開車到她的樓下,遞給她一個大大的橙子。
              然後不舍的離開。
              後來,他發信息跟她說,橙子代表:我疼你。
              所以他沒有送她蘋果,因為,蘋果代表:我愛你。
              她,隻是他的慰藉品,僅此。
              有沒有那麼一刻,你曾愛過我?
              她終究還是沒有開口問。
              毫無意義。
              她想,在上帝為她譜寫的劇目瞭,這是一場無需結局的追逐。
              他需要的是一份生活,而她能給的隻有自己的人生。
              【尾聲】
              20111231-20120101
              跨年的鐘聲響破在寂靜的深夜,城市開始喧嘩。
              燦爛的煙火,開滿夜空。
              相擁,祝福,那些有愛的人們在歡呼,在雀躍。
              除瞭她。她的城池裡是有愛的,但是沒有愛情。
              她終於明白瞭jackie的孤單,
              她比煙花寂寞。
              靈魂是驚世駭俗的艷麗,卻始終空洞。
              電影院,火車,高山,溜冰場,樓下,KFC,她想,7,或許是一個劫數,而她在劫難逃。
              還有一次見面,是他喝多酒後,她在KFC裡,喝瞭7杯咖啡,陪他坐到天光。
              從相遇,到離別,隻是7次的會面。
              第7次。
              他將離開這座城市,去到那個他愛的人身邊。
              她沒有對他說再見,
              她不知道,再見是再次相見,還是再也不見。
              她沒有讓他送她,在淚水滴落前,轉身。
              身後是漫天的煙火,很美,很短暫。
              他不知道,她也將離開這座城市。
              隻是,他往南,她往北。
              從此天南地北,各自安好。
              她在枯城荒跡裡尋找著自己幻想的繁華盛世。
              那便是空前的絕望與滅頂的災難。
              一切都會過去的,一切都將成為過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