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ins id='2fg6b'></ins>

        <i id='2fg6b'></i>
        <span id='2fg6b'></span>

      1. <i id='2fg6b'><div id='2fg6b'><ins id='2fg6b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<dl id='2fg6b'></dl>

        <code id='2fg6b'><strong id='2fg6b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<fieldset id='2fg6b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<acronym id='2fg6b'><em id='2fg6b'></em><td id='2fg6b'><div id='2fg6b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2fg6b'><big id='2fg6b'><big id='2fg6b'></big><legend id='2fg6b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  1. <tr id='2fg6b'><strong id='2fg6b'></strong><small id='2fg6b'></small><button id='2fg6b'></button><li id='2fg6b'><noscript id='2fg6b'><big id='2fg6b'></big><dt id='2fg6b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2fg6b'><table id='2fg6b'><blockquote id='2fg6b'><tbody id='2fg6b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2fg6b'></u><kbd id='2fg6b'><kbd id='2fg6b'></kbd></kbd>
          2. 动作片

            陸地上的魚

            他從來沒愛過她,卻跟她過瞭一輩子。他少小便因文章成名,衣正輕,馬正肥,少年心事飛到九霄雲最深處,傢中卻早為他娶瞭妻室。她生得醜,書也念得不多,慣常低眉順眼,一眼看去,木頭人似的

            05-27

            聰明的媳婦

            從前有一個長工幫一傢財主做工,快到年邊瞭,這個長工就去跟財主要他一年的工錢。財主說:“要錢可以,但是你必須給我辦三件事。如果你辦到瞭,我多給你一年的工錢,辦不到,我一天的工錢也

            05-26

            最後一次萍水相逢

            不知他是如何走進這個小山村的。黃昏,我坐在冷清的校舍門口給遠方的父母寫信,他就在這時不期而至。瘦長的身影剛好擋住照著我的最後一縷陽光,我毫無思想準備地面對這個不速之客。和齊秦沒

            05-26

            初中校園愛情故事

            我一直堅持相信他是我們班上最聰明的男生。“那個XX,總是給我耍小聰明!”連我們班主任也這麼說他,但是說的同時,一定帶著笑意。我覺得班主任最喜歡的學生應該

            05-26

            阮公墩真“軟”公墩

            清嘉慶初年,浙江巡撫阮元疏浚西湖,將浚挖的淤泥集中堆疊,這便是後來湖中三島之一的阮公墩,又稱阮灘。到瞭光緒年間,退休的湘軍將領彭玉麟鐘情西湖山水,在小瀛洲(三潭印月)築退省庵為

            05-25

            一碗吃瞭三十年的土豆粉

            夕陽灑滿路面的時候,老太太果然來瞭。拄著拐,顫顫巍巍地要邁過門口的臺階。我一個箭步沖過去,小心翼翼地扶她進來。上一任店主走時仔細叮囑過我,有一位銀發老太每當傍晚準來吃土豆粉。老

            05-25

            我在廁所誘奸瞭一個妹子

            酒還沒有醒透,我搖一搖脖頸,抬頭望向機場的大屏幕,努力辨識著屏幕上的班機的信息。手指仍舊不耐煩的敲擊著臺面。面前的摩卡更像是臺面的裝飾。畢竟,昨晚酒吧喝下去的酒水現在還在折磨我

            05-25

            一個男人的獨白

            1995年的春天,我收到一個陌生女人的來電。對方用陰陽怪氣的腔調報出瞭我的姓名跟年齡,甚至連我的住址都說的一清二楚。我有些不安的質問她是誰,她似乎察覺出瞭我語氣中夾帶的畏懼。在

            05-25

            合租房裡那段情

            一嶽峰大學畢業後,隻身去珠海闖世界。他人生地不熟,走瞭一天沒找到適合自己的工作,傍晚在馬路邊一個小吃攤上就餐。他感覺很累,用罷餐不想起來,便在那幹坐著。好在這傢的生意不忙,有好

            05-25